澳门百家乐

您的位置:澳门百家乐 > 社会新闻 > 正文

全国首开绿色通道 刀光闪过一死一重伤

发表日期:2017/05/14    来源:    点击量:

  昨晚,医生带着供体心脏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顺利登机图/东方IC

  5月20日,南昌市经开区麦园村李家自然村A区6排4栋附近地面血迹斑斑,延绵约50米。当日凌晨,袁平凤夫妇和朋友雷某回家经过此处时,碰到路边一辆面包车。车警报器响起,车主李某与袁平凤发生口角,随即发生打斗。袁平凤被刀捅死,雷某重伤。

  地上血迹延绵约50米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莹 王思思)5月8日晚,全国首例通过绿色通道转运的人体器官从杭州顺利飞抵武汉,全程用时2小时15分。《法制晚报》记者采访发现,转运中,医生和活体器官的值机和安检手续仅用时5分钟,自航班抵达天河机场到送至武汉协和医院,仅用时18分钟。转运的器官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一位患者无偿捐献的心脏,经国家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匹配给武汉一患者。在此之前,5月6日国家卫计委联合六部委发文,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

  从飞机落地到送至医院仅用18分钟

  昨晚11时许,武汉协和医院一医护人员在朋友圈称,“我院开展国内实施器官运转‘绿色通道’新政后的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并在消息中附上了运转途中的小视频。该医护人员称,“从停机坪出天河机场用时4分钟,机场到达收费站用时2分钟,达到武汉协和医院又用时12分钟。13处信号灯、9个大型交通路口,共计用时18分钟,交警一路为我们绿灯护航。”

  这一消息,《法制晚报》记者也从武汉江汉区交通大队得到证实。昨天下午,江汉区交通大队接到协和医院求助,该院运送活体心脏器官搭乘南航CZ3542次航班,预计20时56分从杭州抵达武汉天河机场,随后将由车牌号为“鄂A2EM21”的救护车送往协和医院。

  法晚记者查询航班信息发现,5月8日由杭州萧山机场起飞的南航CZ3542次航班优先起飞,19时20分,飞离萧山机场。20时23分降落武汉天河机场,比预计到达时间提前33分钟,与此同时,武汉交警已经到岗,等待在停机坪。

  据了解,该例通过绿色通道转运的器官是从浙江运往武汉,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一位患者无偿捐献心脏,经国家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匹配给武汉一患者,由武汉协和医院进行手术。

  换心手术于今日零时47分顺利结束

  在此次转运器官绿色通道的工作中,杭州萧山机场、武汉天河机场均优先安排运送心脏的航班起飞、降落,比预计时间提前半小时左右。

  同时,为了做好此次工作,武汉江汉区交通大队出动3辆警车,1辆牵引车,警力30余人。经过天河机场交警的协调,协和医院救护车得以直接开到停机坪飞机旁,飞机一降落,医护人员就携带着心脏赶赴武汉协和医院。

  江汉交通大队在指挥室通过智能化信号灯系统进行指挥,将救援车队经过路口的方向全部设置成绿灯,形成绿波带,并且在路口都安排了警力,全力指挥救援车队通过。从8日17点开始,江汉区交通大队就安排12名警力和1辆牵引车提前在救援路途中困难路段清理违停车辆和疏导交通,直到晚上救援车队顺利通过后才撤岗。

  同时,江汉大队在协和医院大门处还设置了岗位,确保救护车能够顺利进入外科楼。

  最终,运送心脏的救护车,在江汉交警、机场交警、高管交警的全力保障下,一路疾驰,仅用不到20分钟时间就抵达武汉协和医院。

  5月8日21时,换心手术开始。9日凌晨零时47分,手术基本完成,目前,患者王得友各项生命体征正常。

  据了解,受制于现在的医学技术,可移植器官均有可以耐受的最大缺血时间。心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6-8小时,即使在可耐受的时间内,缺血时间越长,器官的质量及器官接受者的预后越差。所以器官运输是一场生命与时间的赛跑。

  解读

  新政让绿色通道有效流通

  5月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民航局、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下发《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明确将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协调机制,减少因运输原因造成的器官浪费。

  法晚记者从国家卫计委获悉,目前我国人体器官转运大多采用由医务人员携带,通过民航班机、高速铁路及公路运输的形式。转运过程中面临较多不确定因素,转运时间较长,对器官质量造成不利影响,因转运问题导致的器官浪费也时有发生。

  航空专家、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法晚记者表示,人体器官运输有着严格的时效性要求,而且需要多个部门配合,以前各航空公司部门建立的绿色通道更多是从道义的角度出发,是在做好事,但很多程序并不规范,比如很可能航空公司通行了但是却卡在安检这个环节上。

  此次六部委下发通知,明确了各个部门及相关公司的权责,可以有效地让人体器官运输相关的各个部门都“动起来”,而不是像以前只能依靠着航空公司牵头或者是红十字会牵头。

  送心流程 争分夺秒

  18:00 医生来电,称已完成手术,正带着供体心脏赶往机场。

  18:25 警车开道的救护车用25分钟到达机场,南航和机场各相关单位的负责人一起,迅速为医生办理行李托运手续。

  18:30 医生带着供体心脏通过安检绿色通道,直奔登机口。

  18:40 医生带着器官保存箱登上飞机。

  19:18 飞机比计划时间提前2分钟优先起飞。

  20:23 航班提前26分钟落地武汉机场,急救车早已等候在飞机下。

  20:38 舱门打开,乘务组安排医生优先下机,南航工作人员迅速将托运行李交给医生。

  20:40 警车开道,急救车驶离机场。

  21:00 供体心脏抵达医院,开始手术。

  21:45 陈医生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全程救护车+警车开道 绿色通道畅通无阻 二维码器官身份验证,乘务长加餐贴心汉堡,感谢你们,冷缺血时间256分钟(4小时16分),赞!”

  追访

  航空公司:通知下发前已有所尝试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在《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下发以前,多家航空公司已在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方面做出尝试。5月4日,奥凯航空“转运”了一名因“乘坐航班取消而无法出行”的携带活体器官的旅客,奥凯航空立即为这名旅客开通绿色器官转运通道。

  5月6日,春秋航空从石家庄飞往广州的9C8899航班上,有北京佑安医院的医生携带人体器官。春秋航空运控中心当即和石家庄机场、广州机场以及空管部门等多个部门协调,共同开启了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

  南航:2015年11月,南航制定并下发了《活体器官运输保障信息传递流程及相关部门职责》,进一步规范了活体器官运输信息传递通道,强调了各保障单位在整个运输服务链中的作用和职责。目前南航多个分公司与当地的医院建立了运输“活体器官”合作机制,形成了电话申请——机场保障——信息回传的闭环链条。

  国航:各部门在接到相关需求后会统一上报给公司产品服务部,由产品服务部统一协调公司各项资源全力保障。运行控制部门会对相关航班进行重点保障,协调空管优先放行起飞;地面服务部门会为相关旅客开辟绿色通道,安排专门的值机柜台办理乘机和行李托运,并协调安检开辟专用通道,还会为旅客安排前排座位便于其上下飞机;目的地航站会协调将飞机停靠廊桥,如果旅客有托运行李会提前协助旅客取出行李,减少旅客自行提取行李这一环节以节省时间。

  春秋航空:在紧急情况下,公司会启动应急预案,开通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快速办理登机手续、优先通过安检登机。在飞机起飞后到达机场的,由航空公司负责协调安排改签临近航班。航班延误时,除天气因素等不可抗力外,由航空公司协调承运人体捐献器官的航班优先起飞,尽量缩短人体捐献器官运输时间。遇航班满员,在捐献器官保存期限内无其他适宜航班,经协调,人体器官获取组织人员仍无法乘机的,经航空公司同意,可委托机组人员携带转运器官。

  数据

  八成肺源捐献

  浪费“在路上”

  去年,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肺移植诊疗中心主任陈静瑜教授团队医生携移植肺源晚到登机被拒的事件,受到了众多媒体和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去年10月4日,陈静瑜发布微博称,凌晨3点在广西获取的爱心捐献肺源,原计划搭乘南航班机从广州飞回无锡,当取肺团队于起飞前15分赶到机场时,广州白云机场柜台值班经理以客务没通知而未做准备为由,拒绝让该团队登机。根据中国民航规定,一般在航班计划起飞时间之前的30-45分钟停止办票。

  陈静瑜表示,“2015年上半年,全国至少有约300个肺源捐献,但仅有60例肺移植,很多都在路上浪费了。”目前供肺取下转运到移植医院的“窗口期”一般在6到8小时左右。

  事件发生后,国家卫计委专门向陈静瑜团队征集移植界医生对于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意见,并正式启动绿色通道调研。南航方面拟定了“器官移植运输绿色通道保障方案”。

  今年2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特殊航空运输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航空公司、机场公司进一步提高服务水平,做好残疾人航空运输、机上患病旅客的应急处置、保障人体捐献器官航空运输等相关工作。民航局在通知中指出,“民航各单位要充分认识人体捐献器官航空运输的重要性,在保证航空安全的前提下,提供便捷、顺畅、高效的运输服务。”

  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地上血迹斑斑,延绵约50米。

  今年56岁的王坤如瘫坐在地,失声痛哭,家人流着泪在劝说。这次事件中,她儿子袁平凤不幸身亡。“我怎么活下去啊!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可怜的儿啊!”王坤如泣不成声。

  王坤如和丈夫住在老家,李家村是拆迁后的还建房,袁平凤和妻子龚萍带着小孩住在李家村。“接到儿媳妇的电话后,我脚都发软,走路都走不动,跌跌撞撞赶过来,就看到儿子浑身是血,人已经走了。”她哭着说。

  目击者李先生说:“当时我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打斗声。我下楼一看,有五六个人正打架,很混乱。不过光线不好,我看不清楚是谁,就用手机拨了120。”

  丈夫当场身亡朋友重伤

  27岁的龚萍亲历了事件过程。“我和丈夫跟他的朋友雷某一起吃完夜宵回家,走到现场时,碰到了楼下一辆面包车。面包车警报器响了,楼上窗户探出一个人骂人。”龚萍回忆。

  龚萍哭着说:“起初只是在吵架,然后被旁边的人劝开了。没想到,对方后来拿刀冲过来捅人。我眼睁睁看着丈夫死在眼前,胸前全是血,一直往外冒。”

  记者了解到,袁平凤的朋友雷某身中数刀,被送往解放军九四医院抢救,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

  不敢告诉瘫痪老父和幼子

  据了解,龚萍在经开区一工厂打工,袁平凤没有固定工作,家里经济拮据。王坤如的老伴今年70多岁,中风瘫痪。“儿子走了的消息,我都不敢告诉他,怕他挺不住……”王坤如伤心地说。

  龚萍说,她和袁平凤有两个小孩,儿子8岁,读小学二年级,女儿5岁,在上幼儿园,“两个小孩都在找爸爸,我不敢告诉他们爸爸不在了,骗他们说爸爸去外面办事了……”龚萍哭泣道。

  警方:三嫌疑人已归案

  经开区刑侦大队大队长杨洪介绍,接到报警后,他们迅速赶到现场。“我们看到一名男子倒在地上,经120医生检查已没有生命体征。另一名男子身上也中了数刀,浑身是血,我们立即将其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

  “经调查,死者袁平凤和妻子还有朋友雷某吃完夜宵回家,碰到李某停在路边的面包车,双方先是发生口角,之后上升为打斗。”杨洪告诉记者,嫌疑人有3人,为亲戚关系,分别为50岁的李某、48岁的李妻邓某和41岁的杨某,杨某是邓某的妹夫。凶器是一把长约10厘米的尖刀,为杨某所有。案发后,3人驾车逃离现场,之后在新建县公安局归案,目前已被押回经开区公安分局审讯。

  本版文/记者 张莹 王思思

  杨洪说,目前警方正在检测3名嫌疑人是否吸毒,结果尚未出来。

  (记者 邹晓华)

原载: (http://www.syqqx.com)本文地址:http://www.syqqx.com/shxw/7045.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